咨询预约热线: 025-52355410
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阅读专区 > 朴凡原创


我的而立之年


作者:南京朴凡心理咨询师团队



小时候翻看万年历,感觉年龄和岁月好像只是简单的数字堆积。在真正一步步度量过光阴的长度之后,才发觉时间里藏着的,是鲜活的曾经。


时间是一场不可抗拒的前行,每一个十年都是一场不必抗拒的旅程。


前段时间电视剧《三十而已》引发很多人对自己三十岁的回顾和感想,朴凡的几位咨询师也一起整理了一下他们自己而立之年的生命状态和经历感受,分享给大家,一起回忆我们的三十岁。




夏雨涵:


在二十多岁的时候,我一直觉得三十岁是一个神一样的存在,好像到了三十岁,所有的自卑都超越了,所有的幼稚都成熟了,所有的冲突都和解了。


三十岁这一年我是在喜悦和慌乱中度过的,因为我迎来了一个新的生命。这时我才发现我依然会在自己能力所不能及的地方感到自卑,会在社会阅历上显得幼稚,依然会有各种内在冲突。那些我对三十岁的设想似乎都没实现。

唯一不同的是,当我成为妈妈时,我开始真的像对待一个生命一样对待自己。这话说的有点邪乎哈。因为我发现一个生命的成长原来是那样的不完美,充满了无序与混乱。但又是那么规律,在不同的阶段都有自己的发展的任务和关键期。一个阶段没有充分发展的部分便会延续到下一个阶段,加倍索取。

强求与过度的限制是生命成长最大的阻碍。我开始重新看待自己的自卑,幼稚与冲突,而不再那么着急地改变它们。每每我感受到这些时,内在便生出许多力量。我想,这便是成熟吧。


艾琳:


30岁的生日前一晚,我记得自己做了一个梦,梦见大学的两位好朋友,她们要去旅游,我去机场送她们,她俩在排队买机票,我在一边认真参加一个有奖问答的游戏,希望可以赢得两张免费机票送给她们。


这是我进入30岁时内心的真实写照。

26岁时从公司辞职开始自由职业,选择了一条并不稳定但是自己想要的工作方式。从不同渠道接不同的兼职,网页设计、新闻翻译、网站写稿、漫画修图……可以在一个相对独立的环境中安排自己每天的时间,完成不同的工作,兼顾自己的生活。这是一条远离稳定收入、职场晋升和社会地位的路。也是一条每个时间段都在做自己想做的事情的路。这样的选择我后悔吗?时到今日回首,也从来没有后悔过。

30岁之前,觉得人生有无限的可能性,我曾经想象自己要把各种喜欢的职业都做一遍,除了那些已经做过的之外,还想当厨师,想当理发师,想当农民,想当酒吧歌手……到了30岁,我的视力和颈椎开始不好,也意识到时间和生命精力是有限的,如果真的想要实现价值和满足感,需从中选一条好好的走。对于我这样一个有很多很多想法的人来说,这种选择也意味着一场巨大的丧失。因为在人生的众多条路中,选择了一条来走,势必不得不放下其他很多的选择。

30岁那年,因为开始认识到自己的可能性和局限性,于是甘心在各种纷繁的梦想和期待中,只择其一来坚持好好实现。我在众多的选择中细细琢磨,断舍离,最后选定开启新的职业,从零开始学习做心理咨询,那是自己在那个当下最愿意做的一件事。直到现在快40岁,走了快十年。一路上,我认真努力在落实自己的这一个可能性,也看见他人在实现着他们的可能性,看到他们获得了我没有的,我也会羡慕不已。也有走在其他路上的朋友说羡慕我的这条路。我们会互相羡慕,好像自己未实现的那部分可能性在彼此那里得到了实现,但是我们内心也都知道,羡慕过后,带着对彼此的祝福,我们还是会回来各自继续坚持做自己。

30岁那年,开始学习选择与放下,学习承受对丧失的哀悼,并在哀悼中生出一种坚持和自由。


王慧霞:


30岁那年的3月份,我进入了一家与心理学相关的企业,从此成为一名心理学领域的从业者。


那年是我职业生涯的转折点,从零开始积累心理学相关工作经验。

新的工作,新的开始,内心动力满满,对自己也很有信心,对未来也充满希望。

只是,为了要满足岗位对我的要求,每天都能感受到工作带来的压力与挑战。遇到挫折与困难时,会悲伤难过,会想要放弃。只是我不允许自己放弃。

不允许自己放弃的原因也很简单,因为那个时候的我认为:除了从业于心理学领域,除了这份工作,我无路可走。

这或许是使命的召唤吧!

幸运的是,我不仅坚持下来了,而且在心理学这条职业道路上走的越来越稳了,30岁那年的期待也逐渐变成了现实,30岁那年的煎熬,也都转化为了资源。


倪良冬:


30岁那年,我问我自己:“我立起来了吗?”


30岁,我拥有稳定的工作和收入,在南京买了房,结了婚,似乎已经完成人生的任务和使命,“应该”过上幸福快乐的生活了。

当然,生活是有幸福快乐的,同时,不期而遇的痛苦冲击着我:婚姻中的冲突困难、工作中的压力、身体开始生病。这一年我有两次生病住院,一次是极其快速没有征兆的气胸,让我体验到失控与死亡的焦虑;另一次是长期痔疮发作,让我体验在痛苦中忍耐慢慢恢复的过程。

在生病中我陷入迷茫,在迷茫中我有机会思考生命。我的生命好像已经完成阶段性的任务了,那接下来我的生命将何去何从?好像没有人能够给我答案,我到心理学的书中寻找答案,我向年长的人请教了解他们的生命历程,我在生命这条路上开始探索着往前行走。

我开始拓宽自己的世界,走向未知与不确定,我遇到很多生命道路上的同行者,我开始加入关怀生命成长的群体中,我的生命获得滋养重新开始生长,我也开始进入陪伴他人生命成长的工作中来。

至此,我感觉自己立身于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