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预约热线: 025-52355410
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阅读专区 > 朴凡原创


生命会受伤 伤也会好起来




作者:艾琳(南京朴凡心理咨询师)





我常常会给一些朋友讲我家小狗倒着上楼梯的故事。


小狗是在快两个月大的时候开始学习上楼梯的,一开始的时候,它特别害怕。我们坐在楼梯上,离它距离1~2阶的位置,一边抚摸它,一边轻轻拉它的手,就像小孩子走路一样,它终于在我们长久的耐心等待下,迈出第一步,第二步。我们逐渐的拉远与的距离,让慢慢试着开始可以走三步四步五步六步。最终用了三天的时间,它开始可以自己上楼梯下楼梯了,而且越来越自如,我们看着它扭着屁股上楼梯的样子,常常会微笑着称:闲庭信步



然而,在它三岁时,一次生病做手术之后需要戴半个月头套。它在上楼梯的时候头套撞到了楼梯上,一个跟头撞翻下来。它不放弃,把头稍微抬一抬,继续往楼梯上跑,结果一个不小心头低了一
点,又被撞翻下来。



从那一次开始,它不再敢上楼梯了,每次到了楼梯口都趴着不动,拉它也挣扎着不肯走,退化成小baby狗,需要我们抱它上楼。抱来抱去,甚至退化到连走平路也想要人抱,吃饭喝水也要人喂。手术的伤口一天天恢复,它的生命力却在一天天退步。



直到有一次,我双手抱着快递箱子,没法儿抱它,它站着不动,我往台阶上走了几步,回头打趣说:
“你看我抱不了你了。试试看,你抬着头自己慢慢走上来试试?



它转着圈犹豫了一下,又眨巴眼睛,转几个圈继续看着我。我一边往上再走两步:“不肯走,那要不你就等着我回家放了东西再来抱你,好不好。”我一边说着往上走,只见它看我要走了,着急的转了几圈,然后突然开始转过身,屁股对着楼梯,把后腿尝试着迈上一个台阶。我大吃一惊,欢笑对着它说:“咦?正着上楼梯头套会被挡住,你这是想要倒着上楼梯?”



只见它真的开始倒着用后腿上楼梯。一步、两步、三步……我张大了嘴,吃惊地看着它,居然最后顺利地倒着上了楼。一上来,它就转身扑向我,趴在我腿上使劲跳,自己兴奋高兴的不得了。我在那一刻除了兴奋之外,更深深感动于它对要靠近我的渴望,这巨大的渴望让它恢复了生命力,并且能如此富有创意,努力为自己迈开那一步、两步……



邻居看到它倒着上楼都会觉得很好笑,说这只小狗可真奇怪?为什么不好好走路偏要倒着走?可是当我把前因后果告诉我的几个朋友的时候,他们都会流露出异样的惊喜和欣赏。就像我一样,在当时亲眼看着它努力地倒着上楼梯时,
感受到的是一个生命在受伤受挫以后,对于自己能够继续向前所做出的努力。



在心理咨询中里,我常常也会遇到一些人,他们带着所谓的症状而来,在很多人看来,他们的某种思维模式、语言表达、行为方式都显得很莫名其妙,好像很反常,甚至会觉得很怪异。


但是我知道
这些所谓的莫名其妙背后一定是生命受过伤,并且同时又有着某种渴望。这些症状的形式,恰恰是受伤后的生命,为了可以继续活下来,为了可以继续往前走,为了可以保留和靠近他内心的渴望,而在当时能为自己做出的最大的努力和尝试。


当不知道前因后果时,这些想法、言语、行为可能在别人看来会觉得很奇怪,莫名其妙,有时候当事人自己本人也可能都会觉得很奇怪,莫名其妙。可是当我们去谈到症状之前的生命经历时,就会慢慢的发现这莫名其妙的症状对于一个生命来说背后的意义,进而对症状和生命都产生出一份惊叹、尊重甚至是敬畏。



一次的受伤和受挫的经历,可能需要很多很多次的安全经历来重新替代。重新建立起安全感与自信。



小狗通过倒着上楼梯,至少对楼梯建立了安全感,不再那么惧怕楼梯了。但摘了头套之后,它的某部分依然还活在过去被撞翻的恐惧中。每次走到楼梯,它依然会畏缩。



在之后的时间里,我们开始慢慢的锻炼它继续学习恢复正着上楼梯,一开始它依然不肯。虽然它其实是已经具备了这个能力的,但是这一次的恢复练习,比它在两个月大的时候初次学习上楼梯更加困难,因为当时的它并未经历过受挫,只是有一种对于未知的恐惧,而这一次,它经历过危险和受挫了,要面对的是一种实实在在的恐惧。



第一次的学习只用了三天的时间,而这一次的恢复用了半个多月。我们知道这对于它来说是一个困难,不是恢复技能的困难,而是恢复内心安全感的困难。它每往上走一步,内心中都要直面一次曾经受伤的恐惧。



而直面和克服恐惧最好的方式,就是提供陪伴和看见渴望。



我们决定给它足够的耐心,并不催它要勇敢,很快就好起来,我们留足了也许要三个月的时间的心理预期,陪着它,鼓励它,它每向上走一步,我们就一边抚摸它紧张而抖动的身体,一边用食物奖励它、用语言夸奖它,一边往上挪一阶张开手臂用怀抱迎接它。走一步,停一下,放松一下,再走一步。就这样一步一步,一次一次去陪它重新建立安全的新体验。



一个月后,它开始能够顺利的正着上楼梯了,虽然每次上的时候还是能感觉到它会比较紧张,还不太能够像之前那样闲庭信步,会明显很快地一股脑冲上去。邻居看到的时候也会笑,说这只小狗上楼梯怎么这么莽莽撞撞的。但我们知道它的莽莽撞撞背后是它内心曾经受过伤后留下的疤痕。虽然它的一部分还活在过去被撞翻的恐惧中,但同时它现在已经做的很好很好了!



生命会受伤,伤也会好起来。即使可能还会留下一些暂时的疤痕,即使有的疤痕甚至永远也没能完全褪去,我们仍能在其中看到每一个生命在自我疗愈中的努力,并对生命所经历的一切和生命本身心感敬畏。


对于一些受伤的生命,心理咨询似乎也是这样一个过程。



我们一起透过看似莫名其妙的症状,去看见和理解症状背后的伤,去帮助来访者看见并理解自己的症状,欣赏和尊重自己曾经做过的努力。我们一起谈伤痛,同时也会去谈渴望,去发现和看见生命内在原有的生命力和深深的渴望,并且在一份耐心的陪伴中直面恐惧,一点一点地去建立新的体验,一点一点在新体验中重建安全感与自信,找回原本具足的生命力,让生命可以继续用适合自己的方式,带着可能还是会有的那么一些恐惧和紧张,却依然能朝着自己的渴望,再往前继续走一步、走两步……



最重要的是,这个过程,我们一起,你不孤单。